犯贱的人没药医

今早驾车去着lab时,听着988的某个Upletter单元。
两位DJ读着一位听众叫做Danny的来信。

话说,这位Danny,有个前妻,与前妻有着一对儿女。虽然在还是夫妻身份时与一位中国女子有着亲密的关系,可是夫妻俩一直有性格不和的问题,所以外遇只是一个借口。
后来这位中国女子怀孕了,Danny顺理成章跟妻子离婚。跟中国女子没注册,只是摆席宴客。
再后来,这位中国女子把妹妹从中国接过来住。
再再后来,中国女子带着孩子回乡探亲,Danny跟这位妹妹有意无意地‘亲密’了起来。因为如此,Danny把中国妻滞留在中国。
再再再后来,这位中国妻妹妹原来有个‘有背景’的黑道男友。两人一起勒索Danny。Danny给了三千再给五千。要不到钱就开始泼油漆。
再再再再后来,这位中国妻妹妹与‘男友’要不到钱,找到了前妻的住址,往她家泼油漆。
前妻致电给Danny,她不理会Danny要在外面搞三搞四,可是请Danny不要把她和儿女拖下水。
就在这时,Danny领悟了,忏悔了。(DJ表示信的结尾一整段都是忏悔,时间关系整段省略)
写了这封Upletter给988,希望可以提供解决办法/意见,怎么摆脱这两位姐妹。
(是的,那位回乡探亲的中国妻也不要了)

听到这里,DJ也表明,听众在打去电台时前十秒钟允许开骂,后面就正经提供意见...
而我,听到这里,只能说,一贱还有一贱贱啊~

我一直很唾弃脚踏两条船,劈腿的人。
尤其这位Danny先生。很明显,他每次都是用‘小脑袋’思考。甚至认为,他是个随处播种的公狗。
意见我是没有啦,自作孽不可活,你好自为之啦...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Awareness: “Charlie” atau Penyakit Kulit Kumbang Rove (Paederous Dermatitis)

Danok One Day 'Decent' Trip

Negeri Sembilan - Jeram Toi & The Sho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