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济岁末祝福

上个拜六参加了亚罗士打区慈济举办的岁末祝福。

话说,我这个连佛教会活动都没参加过的人,在十二月尾时为了买这个东西*而认识了这位苏用才先生。苏先生是慈济的一位师兄,那天他带了我走一圈慈济中心。
*等我喝到第十罐/三个月我再写一个review...

几个星期后,苏先生打电话来问我饮用玉女汤后的成果,顺便很热心地邀我参加一个活动。其实“岁末祝福”这个活动名称我一直听不清楚,而且我对这种超级热情邀请我参加活动的态度有点恐惧,所以我都推辞了。

然后又过了一个星期,确定要跟他拿货,又看在时间上有空隙的份上,我答应了。可是(!),在最后关头苏先生竟说他不会出席!我本来还很俗辣地要缺席,可是看在他已经把我的名字报上的关系,只好去了。

话说因为前一天睡不好+不够的关系,当天有点犯头痛,而且经过大半天又驾车又洗脸又看戏的‘折腾’下,八点半到达慈济中心时,已经几乎头昏脑涨眼眯眯了...

第一次又一个人出席,我整个尴尬到不行。看到一群很热情的师兄师姐招待来宾,而我就一路地“我是第一次来的...我是第一次来的”,被带上了一楼礼堂。话说慈济中心里面装璜很漂亮哦!

拿了福慧袋,被一位小妹妹带去位子后,我就尽量安分地静静坐着,因为头有点越痛的感觉,而且开始犯昏睡了。

节目一开始,播放了慈济的历史,宗旨,使命等,然后是一段又一段很优美温和的手语诵经环节,我整个人很有全身和灵魂被翻转又翻转地洗净一样,整个很平静祥和的感觉...


可是,到后半段的时候,一些人做着不文明的失礼举动让我又开始头痛了。

也忘了是从什么环节开始,坐我两旁的大姐aunty们和坐我前面的小孩开始觉得沉闷了,开始声量不算小地聊起天来,而且在有些我很想静下心来聚精会神专心的时候还讲个没完,让我很火大。
接着是派福慧红包的时候,也让我暗暗地小翻了一下白眼。
简单来说,福慧红包由八个师兄师姐分两边派给参加者,所以每一边是一次四位派/拿红包。话说到我们这排的时候,前一组的第四位是坐我旁边的其中一位大姐,下一组第一位是她的朋友;在慈济人叫她排队时,这位‘第四位’完全BLUR的样子,“我跟朋友来的~我们一起拿不能咩?为什么要分开排?我们一起排不能啊?”
我整个又头痛又火滚地在心里吐血内伤呐喊着,“大姐啊!你都不观察一下你的周围吗?没看到前面四个师兄在派红包吗?人家一早就四个四个安排着排队了,你就只顾着讲话讲话讲话讲话讲话讲话能不能快一点啊!?啊!头痛...”
套Sherlock的一句话: You see, but you do not observe 
好在她的朋友另一位大姐够醒目, 问我能不能跟那位blur朋友换位好让她们可以成双成对。

泥坎坎泥坎坎~难得来到可以洗净灵魂的地方还要害我造口业 :(

接下来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坐我两旁的女人们还是聊天个没完没了,坐我前面的小孩还是移动个没完没了(家长也随着他们一起玩闹)。现在的人是怎么了啊??我一直看着在前面一点和旁边的座位,每个人都很肃静地坐着,让我羡慕个不行甚至有种很想立即换位的感觉。

好不容易被声音污染环绕到最后,活动结束。顶着差不多要痛到脱离身体的头驾车回家~~

人类啊,你为什么都不会看场合behave啊!?

题外话:
有跟吾娘说起这件事,对话如下:
我: Mi, 我去参加了慈济的岁末祝福~
娘: 什么读书啊?你参加什么了啊?
我: 不是读书!我参加了慈济的岁末祝福!
娘: 噢!慈济的活动哦!慈济的话就OK啊,好事来的!如果是别的就最好不要啦~
我: 什么别的啦~我几gien可以宅在家就好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Awareness: “Charlie” atau Penyakit Kulit Kumbang Rove (Paederous Dermatitis)

Danok One Day 'Decent' Trip

Negeri Sembilan - Jeram Toi & The Sho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