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RPA

昨天,从新疆来了三十一位学生,来我们的大学参加英文课程,再接下去就读我们这里的工程科系。而我成了他们的RPA (Rakan Pendamping Antarabangsa) 其中之一。也就是在他们orientation时,在幕后忙个乱七八糟的人物。

这一群学生中,年龄介于18-22等。男女参半。

当他们在玻璃市踏上第一步时,我看见一个两个脸红彤彤的,皮肤白白滑滑的,真是羡慕。

跟他们初次见面,彼此都很腼腆。他们给我们的第一个问题都很奇怪:“你们是什么人?”想必他们没看过大马华侨吧。

而且也很high,因为他们不断说我们很厉害!精通华语,马来语和英语,真是不简单啊!哈哈!=)

第一天,我们就有够受的了。最挑战性的任务就是:当翻译员。

这群学生的英文程度不是很好,只有两三个是比较有沟通能力的水准,所以我们就成了他们和我们大学staff们的中间人,站在中间替他们传话。


第一天的行程很累人。他们刚把东西搬进宿舍里,我们就好像母鸡赶小鸡一样匆促他们XX点吃饭,xx点集合,xx点去那里,xx点来这里。我像他们心中一定觉得我们烦死了吧,就像我们orientation时觉得工作人员烦死一样的原理。

今天的行程更累人了。今天是注册学生证,付学费的日子。照时间表来说是8点到11点,只是个需要用上三个小时的工作。结果搞来搞去竟然到一点多才结束。

问题出在学费上。我终于亲眼目睹被中间人吞钱的悲剧,而且还发生在年龄比我小的人身上。我真希望我们大学的教育制度不至于会让他们白白花了那么多真金白银。

搞了一整天,累的不只是他们,我们也累晕了。

也就因为这样,我们跟他们之间更亲切更要好了。可是他们也不断提醒我是多么地老了,姐姐姐姐地叫,把我也叫老了。 -_- 而且有一个叫孙迪的家伙还说我的名字很土呢!哼!可是还好他长得可爱,不然就英年早逝,客死异乡了。=)

跟他们相处,还有一个更严重的后遗症!

我发现我讲的华语开始出现很多翘舌音,而且开始用上很正统的字词!=.="

更恐怖的是,连我在读着小说,甚至现在在写这一片稿时,都是在用很中国腔的华语来默读的。啊!

今晚我有Taekwondo grading,所以没能参加他们下午的节目。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希望别把我们累垮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Awareness: “Charlie” atau Penyakit Kulit Kumbang Rove (Paederous Dermatitis)

Danok One Day 'Decent' Trip

Negeri Sembilan - Jeram Toi & The Sho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