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世界不复在

到这个月尾,我正是在这里住了一年。

一年来,虽然和房东一起住有点不方便/不自由/很别扭,可是住下来,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

有时,我甚至觉得我俩是相依为命的两母女;只是跟我娘不同的是,亲情是没有啦,倒是啰里八嗦的部分比较多。(真的,就只是房东身份,有时却唠叨得比我娘更胜一筹)

她出远门时我帮她看家,帮忙浇花,帮她看Astro(不看白不看);她不在家时帮她朋友开门,应门;偶尔帮她买东西;她也热心地借我脚车和摩多...

咱俩在这屋檐下二人世界了快一年,看在我下个月要搬家,两个房间空着,我就大发慈悲地帮房东在网上打广告。

两个星期后,终于有回应了,不料无意间颠覆了我俩的生活习惯。

话说,两个女孩来看房间。有一个要了中房(此文称她为小中),另一个就拿了大房(此文称她为厅长) - 令周麻的房间。

有几个point,让我觉得她们应该算是我见过超不合群的朋友吧。

(以下都是aunty转告我的)

不知什么原因,她们原本住的房子是到这个月尾期满,可是全部人纷纷搬走了,剩下这位要租我房间的女孩;而她,不要一个人睡在她们原本的家。

(第一点,就丢下她不管,算是什么朋友啊?)

当然,我也是月尾期满,虽然已经有新家的锁匙,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我还是得到月尾才可以清房给她。

所以,那位‘有家不要归’的女孩就请求Aunty让她睡客厅。她不怕不方便或热或蚊子多,只是要个角落放床睡觉而已。

为什么睡客厅而不暂住她朋友的房间?

两个女孩说什么都不肯一起睡!

小中嫌厅长睡觉有声音;
厅长不说原因,死死就是不要跟小中睡。

(第二点,我睡觉也有声音啦,又不见我的朋友把我踢出房间;再说,能几大声?)

就这样,她睡了一个晚上。我自己是feel到有一些些别扭啦,不知道Aunty什么心情。客厅算是Aunty的小天地咧,被霸掉应该也很无奈吧。

而且,她们很早睡!七早八早就把客厅的灯关了!还我得摸黑去洗脸刷牙 -_-

如果是我,宁可挨到月尾,也不要在这里做厅长。

所以,我和Aunty猜,可能她们家闹鬼吧,所以急着搬~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Awareness: “Charlie” atau Penyakit Kulit Kumbang Rove (Paederous Dermatitis)

Danok One Day 'Decent' Trip

Negeri Sembilan - Jeram Toi & The Sho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