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兄您几岁啦

明天我们的School将举办一个让人唾弃的研究生seminar。

所谓‘唾弃’是因为这个研讨会的出发点有点自私 (p/s:我也是听大哥大姐们的,表告我), 所以大多数人都很不情愿参加。

就单单看email都很显了,负责的那位教授少说也来了个几十封email了,都是些一样的内容和连接不断的Soft reminder...

我这个小人物也不想参加,但大姐说怕老大怪罪下来,所以我们都乖乖做了...

有参加的都意兴阑珊地写Abstract,做slide show;

没有参加的人都埋头苦干地做research,尤其是我们的组,因为不知不觉中,老大快回来了!!

话说,有好几个人没收到email,所以都由收到email的人负责‘传话’。

坐在我这一边的老兄可妙了。

在我这一边,除了我,其他人都是在同一个supervisor之下。一个大马印度人D,一个正统印度人B和两个厚胸毛中东人K & J (...吧...因为我没问过他们的国籍)

他们今早的对话:

D:"明天的Seminar,你们去吗?Slide做了吗?"

K:"什么Seminar?"

D:"... ...我forward你的email,没收到吗?"

K:"...噢!那个!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做。"

D:"... ...怎么会不知道?你没读吗?"

K:"...读!? 你应该告诉我啊,应该跟我讲要做什么啊。我没读那什么email"

D:"... ... ... (三条线狠狠划下来)"


p/s:一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forward mail给朋友,她也没读 -______-

*************************************

话说我对这两位K & J都有些许意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他们的胸毛吧。

真的看到!! 不是我夸张!

尤其是J,长得矮就算了,还要少扣几个纽,给人家看那一小团的胸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想讲的是,那两位老兄起码也是PHD student,这些事,你还要人家一个一个告诉你啊!?

几岁啦你...

p/p/s: 虽然完全不管我的事,可是这一切发生在我面前,实在是让我更唾弃他们...

Comments

tino said…
budak budak...ho pa ki lesing...
*~Huey Nee~* said…
tapi bo si budok budok leh, gaso ga wa peh hui or plus minus... -___-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Awareness: “Charlie” atau Penyakit Kulit Kumbang Rove (Paederous Dermatitis)

Danok One Day 'Decent' Trip

Negeri Sembilan - Jeram Toi & The Shorea